死亡作为生命规划之一部份——严惠英谈《死亡九分钟》


2020-07-18


摄影:李卓谦

2月9日,那夜气温骤降,我躲进湾仔富德楼中,参与了于艺鹄举办的一场小小的读书会,一众参加者与讲者围坐在书店柔和的灯光与闲适气氛中,一起读一本饶有宗教味道的书,让我有置身于某种宗教聚会或是细胞小组的错觉。然而那是艺鹄举办的「我要读书 I Wanna Read」读书会,这次,他们请来生活书院总监严惠英(Eno Yim)分享她生命中一本重要的书,而她选择的是乔治.李齐(George G. Ritchie, M.D.)所着的《死亡九分钟》(Return from Tomorrow)。

《死亡九分钟》不是文学类也不是哲学类书藉,但严恵英指这本书自她十多年前看过后,一直影响她人生里一些选择和生活方式。这本书由基督徒所写,里面的观点也多与基督教相关,严惠英虽然不是基督徒,但她指书中一些有趣经历也令她反思人生更多,十分值得分享。《死亡九分钟》讲述作者乔治.李齐的真实经历,说来可能不可思议,但那是关于死亡的经历。乔治.李齐曾经于1943年被医生判断为死亡,而又在之后甦醒,整个死亡过程历时九分钟。在这九分钟里,乔治.李齐有过一趟神奇的旅程,简单来说,他看到了死后的世界,看到了「地狱」。严惠英问在座的我们:「你们有多少人相信人死后生命仍然会延续下去?」

一次死亡的经历

作者乔治.李齐是一位医生,却有感于在医院的工作只针对病徵,而非针对病人,忙碌的工作也令他没有时间深入理解他的病人,于是在四十岁那年毅然放弃职位,回到学院里学习精神医学,最终成为一个精神科医生。

书中故事由他担任了十三年驻院精神科医生说起,一天他接见了一个患末期癌症的病人。这位病人叫胡烈德,他自小被母亲遗弃,被领养的生活也不好过,投身社会后接连遇到坏老闆,更经历了一段痛苦的婚姻,自始他对人失去信心。李齐医生想帮他建立健全的人际关係,可是在他们好不客易建立起友谊的时候,胡烈德却被诊断肺癌已经蔓延至脑部,已经命不久矣。一直以来,李齐医生告诉胡烈德要修好与身边人的关係是为了获得一个更好的未来,然而,他所指的未来并不止现世,更是一个「永无止尽的未来」,接着他开始叙述他那死亡的经历。

事情发生在他二十岁的时候,那年他参了军,由于队中缺乏医生,接受过医学院预科训练的他就被军队选进医学院继续受训,这对他来说是一次很好的机遇,因为从医一直都是他的理想。可是,在他要到医学院报到的前夕,他却得了急病,病情一直没有好转,甚至在赶火车的那夜发烧倒地。醒来后,他的意识已经脱离了肉体,他却不自知,只见身旁有一具盖了白布的身体。他一心只想赶火车,便迅速离开了医院,在他察觉到的时候,自己已经悬浮在半空。

他来到一个陌生城市,一路上的人都对他视若无睹,他也触碰不到他们,他这才知道自己失去了肉身。他沿路折返医院,在医院里寻找自己的身体,可是医院太大,四周看上去都一模一样,他也记不起自己被安放在哪里,而更重要的是,他连自己的身体长什幺样子也不知道!他从没像审视别人一样审视自己的身体。后来他凭戴在手上的戒指认出自己的身体,然而他无论怎样都触碰不到床上的身体,那时候「死亡」一词才刻烙在他的脑海中。

死亡作为生命规划之一部份——严惠英谈《死亡九分钟》

于光中反思人生

在房间中他遇到一道光,乔治.李齐确信那道光就是耶稣基督。这团光没有说话,却令他感受到一种无条件的爱。接着他如观看电影倒带一样,看到自己二十年人生中的发生过的大小事情,一个问题忽然浮现在心头──「你如何运用你的一生?」这个问题显然不是要得到一个答案,而是要让李齐反思自己一生中是否做过有永恆价值的事情。有永恆价值的事,在基督教眼中就是最终极的目标「荣神益人」,而严惠英认为每个人都应该有他各自的解读,在她的解读中,有意义的事并不是指那些仅为了满足自己或获取他人认同的行为,而是那些对他人生命也有意义的事。

接着李齐又想「难道我从未摒弃以自我的兴趣为中心,而做些别人认为有价值的事?」很可惜,在他反覆思量之后,却没有一个满意的答案,那些他曾经引以为傲的时刻,例如获鹰级童子军徽章,终究也只是自我陶醉,在生命的终极诘问面前显得平庸琐碎,甚至连他那成为医生的理想,在背后也隐藏着他想名成利就的动机。在那团光面前,一切思想与行动皆无所遁形,虽然他与光之间没有对话,但乔治.李齐却反思很多关于人生的问题。

执念如阴魂不散

乔治.李齐的神奇之旅还未结束,在他对自己的人生作了一轮沉思之后,他被光带领到一座城市上。在这个城市里,他看到很多奇异的景象,例如一个老翁不停地向一个正在通电话的男子声嘶力竭,然而那男子却像全然听不到一般;又看到一位妇人向另一位乞讨一根烟,可是另一位妇人却睬也不睬她;一位母亲不停在她儿子耳边唠唠叨叨,可是儿子却一点不在意。他很快就清楚了,他们全是和他一样已死的人,可是因为还有放不下的事,所以一直徘徊不去。一个个喧嚣的灵魂挤满整座城市,却无法引起生者一丝关注。

「这就是死亡吗?永远不为生者所见,却又永远涉入他们的事件中?」李齐如此思忖,那些人在生前养成一些习性,这些肉体的习性慢慢变成心理习性,到后来演变成灵性的癖好,结果直到他们离世后,这些贪恋与执念也一直缠绕着他们,以致他们永无止境地徘徊不去。李齐同时反思到自己想到医学院报到的执念,也令他如同这些亡灵一样。「越是贪求,越是焚烧起欲望,在此地就越是无能为力」如果地狱存在,他相信这就是地狱了。

离开了那条混杂活人和亡灵的街道,李齐来到一个平原上。这个平原上没有活人,只有一群群没有形躯的鬼魅,然而却是他所见过的最沮丧、最愤怒和最凄惨的一群。平原宛如一个巨大的战场,那些鬼魅互相扭打,互相争吵,更有一些在进行变态的性行为,虽然他们都是没有躯体的人,但只要他们一动念,那些念头便会昭然若揭,无法隐藏。若说刚才在城市中那些鬼魂是被囚禁在无法触摸的物质世界中,这个平原上的鬼魂就是被囚禁于仇恨、情慾、毁灭式的思想中。

死亡作为生命规划之一部份——严惠英谈《死亡九分钟》

死而复生之后

当医生宣布乔治.李齐死亡,着值班的人把他移往太平间的时候,李齐的手竟然又动了,于是医生再对他施救,结果出乎意料地他的心跳恢复了。然而,死而复生的李齐并没有一丝喜悦,他反而觉得失望,因为他要独自活在这个无法见到基督的地方,甚至一度生起寻死的念头。后来他被派往欧洲的战场,在那里看见了人间炼狱,成堆士兵因战争死亡。在军营中,他被指派去救助一名被地雷炸断脚的空军上士,那名上士虽然军阶比他高,却丝毫没有架子,面对任何人都表现出极大的亲和力,对李齐死而复生的经历一点也不怀疑。李齐被他感动了,甚至在他身上看见了基督的影子。

李齐在那一刻醒悟过来,一直以来他都过份沈醉在那次与基督同在的经历,沈溺于自伤自怜的情绪中,当他放开了这些以自我为中心的念头,专注在别人身上,他反而在那些人身上寻到基督的身影。那时他终于知道那趟死而复生之旅带来的启示──全心侍奉他人,活出基督的爱。「一失去了自我,我就寻见了基督。」严惠英认为「基督」就像一个隐喻,持不同宗教观的人可以有不同的诠释,对于那团光,那个死后的世界也会有不同的理解,然而思考生命的本质是非关宗教的,是我们每个人都要面对的问题。我们思考生命,必然也要考虑到死亡。

严惠英认为无论书里描述的经历是真是假,它所带出的对生命的反思也值得我们深思,比如我们生活里一些习惯、执着和选择,对生命有什幺意义?她想起她的老师曾经说过的一句话︰「我们生前非常执着的事情,如果不是为了心灵的提升,那它将会成为我们的致命伤。」严惠英是一位佛教徒,相信有轮迴转世,她说如果我们也相信人死后并非虚无,那幺我们就该把死亡这件事纳入生命的规划中,观察自己平日生活的习惯,有哪些习惯我们想在来世延续下去,又哪些是不想的?如果我们死后仍然被一些习性所束缚,又是否我们所愿的?



上一篇:
下一篇:

热门文章

 每周吃两次这个心脏病死亡风险降低五分之一

每周吃两次这个心脏病死亡风险降低五分之一

 每周吃素两天有益健康 吃素不等于只吃蔬菜

每周吃素两天有益健康 吃素不等于只吃蔬菜

 每周吃鱼肉 常保「脑」健康

每周吃鱼肉 常保「脑」健康